<fieldset id='21ykl'></fieldset>
    <i id='21ykl'></i>
      <ins id='21ykl'></ins>
    1. <tr id='21ykl'><strong id='21ykl'></strong><small id='21ykl'></small><button id='21ykl'></button><li id='21ykl'><noscript id='21ykl'><big id='21ykl'></big><dt id='21ykl'></dt></noscript></li></tr><ol id='21ykl'><table id='21ykl'><blockquote id='21ykl'><tbody id='21yk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1ykl'></u><kbd id='21ykl'><kbd id='21ykl'></kbd></kbd>
    2. <dl id='21ykl'></dl>
        <span id='21ykl'></span>

        <acronym id='21ykl'><em id='21ykl'></em><td id='21ykl'><div id='21ykl'></div></td></acronym><address id='21ykl'><big id='21ykl'><big id='21ykl'></big><legend id='21ykl'></legend></big></address>

        <code id='21ykl'><strong id='21ykl'></strong></code>

        <i id='21ykl'><div id='21ykl'><ins id='21ykl'></ins></div></i>

        1. 屍戀

          • 时间:
          • 浏览:14

            20世紀30年代,沿海一帶許多人到湘西經商、做官。湘西地處偏僻,到處都是高山密林深谷,羊腸小道崎嶇難行。這樣的交通條件,不但運東西非常困難,就是人出入也很不便利。當時,沿海一帶有一個風俗習慣,客死異鄉的親人,一定要運屍回傢,埋葬在傢裡。據說隻有這樣,死者才能升天。可是,在湘西這樣的地方,運屍體回傢,談何容易呢?不要說窮人運不起,就是有錢人傢,這樣的交通條件也是難事。即便有人幫助運送,這麼遙遠的路程,也不敢保證屍體不腐爛啊!於是,在湘西做官經商的人如果得病死去,傢人最發愁的就是運屍還鄉。
            天下三百六十行,有什麼需求就有什麼行業出現。湘西就有一種專門運屍的行業——祝由科。“祝由科”的意思就是巫醫,他們運屍不像常人那樣,得有車馬,或者背屍運送,而是用一種巫術“趕屍”——讓屍體自己“走”回傢。“趕屍”隻能在夜晚行走,趕屍人在前面搖鈴領走,屍體在後面跟著。無論多長時間,屍體都不會腐爛。
            這一年春天,湘西傳染病忽起,很短的時間內便死瞭許多人。一時間,祝由科成瞭搶手貨,我們的故事也就從這裡開始瞭。
            一
            “老板,外面有人請你面談!”運福堂的夥計來水急匆匆地跑進來。
            運福堂的老板邱福生今年55歲,白凈的臉膛,鼻梁上架著一副眼鏡,文弱書生一般。如果不是那發福的身體,真看不出他是湘西著名的“祝由科”老店運福堂的老板。提起運福堂,在這個地方可是大有名氣。據說,邱福生的祖父曾是著名的巫醫,湘西人好用“蠱”,他能用巫術破蠱,因此名聲大振。巫術不是人人能學的,不但得識文斷字,還要有“靈性”,這個“靈性”便是天生的經過神的認可的。每一個巫醫,在自己孩子降生的時候,都會在孩子的腦門上貼一道“符”,這道“符”是神賜給的。一夜之後,有“靈性”的孩子腦門上的那道“符”上,便會顯示一個奇怪的符號,類似我們平時畫的雪花。這個孩子,就是巫醫的傳人,就要從小識字念書。五個兄弟中,邱福生的父親最小,從小被確定瞭成為祖父的傳人。臨死前,祖父把巫術傳給瞭他。
            成傢後,邱福生的父親運用巫術行醫治病。一個偶然的機會,他用巫術把大客商劉明生的屍體運回瞭老傢,得到一筆可觀的酬金,回來便開起瞭運福堂,專門運送屍體還鄉,成為瞭老板。
            運福堂到瞭邱福生手裡,已經是當地著名的“祝由科”瞭,提起運福堂,幾乎沒有不知道的。
            此時,邱福生正在和他的小兒子邱萬臣探討學問。他共有四個兒子,三個大兒子都為別人“送屍”去瞭。邱萬臣是他確定的繼承人,從小便請私塾讀書,滿肚子學問。
            父子倆正談得高興,聽到來水的呼喚,邱福生沉下臉說:“不是說瞭麼?如果有生意你接下來就是瞭。”
            看到老板的臉晴轉陰瞭,來水小心翼翼地說:“是胡老板!說一定和你親自說話。”
            “哦?胡老板!”邱福生趕緊走瞭出去。
            “胡老板是誰啊?這麼大面子!”邱萬臣不解的問來水——父親可是從來不接待顧客的啊!
            看到小主人問他,來水趕緊站住身,滿臉堆笑:“是我們這裡著名的客商,傢財萬貫!”看看左右沒人,他又神秘地說:“據說專門做沒本兒的生意,得罪不得!”
            邱萬臣一聽就知道是黑道上的人物,不禁有些擔憂:“走,我們看看去。”
            邱萬臣隨著夥計來到前廳,看到父親正和一位黑紅臉膛、人高馬大的漢子談笑風生。
            看到兒子進來瞭,邱福生趕緊給兒子介紹:“萬臣,快來拜見胡叔叔。”說著拉著兒子,“胡老板,這是我小兒子萬臣。以後還要你多多照應啊!”
            “哈哈哈……早就聽說邱老板有一個英俊瀟灑、滿腹經綸的公子,今日一見,真是名不虛傳啊!”胡老板爽快地笑著,又轉過神對邱福生說:“邱老板,這可是一筆大買賣,半點也不能疏忽。我那位朋友的一千塊大洋可不是白花的啊!”
            “當然!”邱福生一笑:“我保證在一月內把五姨太安全送回傢!”
            “好!爽快!這五百塊現大洋,你先收著!”
            這是行業的規矩,送屍前先收一半定金,另一半等屍體送到後接收屍體的人再付。
            “什麼人啊?出這麼高的價!”邱萬臣不禁好奇瞭。他知道送一具屍體還鄉,最多兩百塊現大洋。
            看到兒子這麼感興趣,邱福生一笑:“走!我們看看去!”
            父子倆一前一後來到停屍房,夥計打開門,在前面帶路。這個停屍房其實就是一座地窖,寬闊陰森。昏暗的燈光下,一個水晶棺材停在當中。“好精致的棺材!”邱萬臣在心底驚嘆著慢慢地走近瞭棺材。
            一下子,他驚呆瞭!天下真有這麼美麗的女人麼!他呆呆地看著棺材裡躺著的女人,感到自己的靈魂仿佛飛走瞭。這個女人一身素服,衣服上繡滿瞭百合花,她恬靜地“睡”在那裡,對!就是睡在那裡!昏黃的燈光給這個女人塗上瞭一層神秘的色彩,她的臉散發著奪人的魅力!
            “她沒死!快!打開棺材!”邱萬臣突然大聲地叫起來!
            “萬臣!萬臣!”邱福生被突如其來的叫喊聲嚇瞭一跳,趕緊抱住兒子,不停的搖晃著。
            邱萬臣在父親的呼喚下清醒過來,他滿頭大汗,被夥計送回瞭房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