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tfll8'></ins>
      <span id='tfll8'></span>
    1. <fieldset id='tfll8'></fieldset>

      <i id='tfll8'></i>

      <i id='tfll8'><div id='tfll8'><ins id='tfll8'></ins></div></i>

        <code id='tfll8'><strong id='tfll8'></strong></code>
        1. <acronym id='tfll8'><em id='tfll8'></em><td id='tfll8'><div id='tfll8'></div></td></acronym><address id='tfll8'><big id='tfll8'><big id='tfll8'></big><legend id='tfll8'></legend></big></address>

        2. <dl id='tfll8'></dl>
          1. <tr id='tfll8'><strong id='tfll8'></strong><small id='tfll8'></small><button id='tfll8'></button><li id='tfll8'><noscript id='tfll8'><big id='tfll8'></big><dt id='tfll8'></dt></noscript></li></tr><ol id='tfll8'><table id='tfll8'><blockquote id='tfll8'><tbody id='tfll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fll8'></u><kbd id='tfll8'><kbd id='tfll8'></kbd></kbd>
          2. 關公

            • 时间:
            • 浏览:17

            盛華酒店的大廳裡擺瞭一座銅鑄的關公像。

              三教九流都喜歡拜關公,阿華也喜歡拜關公。那天,他突然沖到酒店裡,在關公像面前跪下,連連磕頭,嘴裡念念有詞:“關老爺,我冤啊!我被王縣長這奸賊誣蔑,身陷囹圄,您要給我做主啊!”

              阿華原本是個普通人,三個月前他打算進京上訪,揭發王縣長貪污腐敗的事實,結果還沒去成就被送到瞭精神病院。等出來時,人就有點怪怪的。

              很快幾個保安過來瞭,連推帶打將他趕到外面。

              有個保安還朝他屁股上來一腳,嘲笑道:“有冤應該找包公,找關老爺幹什麼!”

              阿華不怕被趕。他不僅天天來拜,而且還專揀王縣長來酒店玩樂的時候拜。每次王縣長一踏進酒店,他就立馬沖到關公像面前,一邊磕頭一邊數落王縣長的種種惡行,求關公做主。經常引得眾人側目。

              王縣長雖然不屑和瘋子計較,但是也架不住他接二連三地騷擾,於是找瞭酒店經理。

              經理出瞭個主意:“他不就想拜關公嗎,要不咱把關公像搬走,以後他想拜也拜不著瞭?”

              “這樣做,豈不顯得我心虛?”

              “那您看……”

              “很簡單,下手狠一點,他肯定就不敢來瞭。”

              隔天晚上,王縣長像往常一樣進瞭酒店。沒多久,阿華也偷偷跟瞭進去。他剛進大廳,突然竄出幾個人將他按在地上死命地打,一邊打還一邊罵:“叫你拜關公,叫你再拜!”

              被打得半死的阿華很快被拖走瞭,隻有地板上一些黑紅的血跡證明他曾來過。在場的人心裡都明白,阿華以後別說拜關公瞭,能不能正常走路都是個問題。

              這天王縣長沒有瞭阿華的打擾,興致一直很高。十點多,他搖搖晃晃地走到大廳,醉眼無意間看到瞭關老爺那張威嚴的臉。

              他酒精上腦,居然跑到關公像面前,發起瞭酒瘋:“怎麼,你也想替阿華出頭?”

              醉眼朦朧間,他仿佛看到關公手裡的刀在動。

              “想砍人?來就來,誰怕誰?”王縣長罵瞭幾句,見關公不動,便得意洋洋道,“你砍不砍?不砍爺就走瞭。”

              王縣長剛想走,冷不防摔瞭一跤,脖子不偏不倚摔在瞭關公的大刀上。

              大廳裡傳來一陣軲轆轆的異響,是王縣長的頭在地上滾動的聲音。

              酒店經理後來想瞭很久都沒想明白:關公像的大刀根本沒開刃,怎麼可能切斷人的頭呢?

              不過這不要緊,王縣長死後,盛華酒店的生意更興隆瞭。

              很多人是為吃喝玩樂。更多人來這裡,是來參拜會顯靈的關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