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2ul86'><strong id='2ul86'></strong></code>
        <dl id='2ul86'></dl>

        <ins id='2ul86'></ins>

          <i id='2ul86'><div id='2ul86'><ins id='2ul86'></ins></div></i>
          <span id='2ul86'></span>

          1. <tr id='2ul86'><strong id='2ul86'></strong><small id='2ul86'></small><button id='2ul86'></button><li id='2ul86'><noscript id='2ul86'><big id='2ul86'></big><dt id='2ul86'></dt></noscript></li></tr><ol id='2ul86'><table id='2ul86'><blockquote id='2ul86'><tbody id='2ul8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ul86'></u><kbd id='2ul86'><kbd id='2ul86'></kbd></kbd>
          2. <i id='2ul86'></i>
            <acronym id='2ul86'><em id='2ul86'></em><td id='2ul86'><div id='2ul86'></div></td></acronym><address id='2ul86'><big id='2ul86'><big id='2ul86'></big><legend id='2ul86'></legend></big></address><fieldset id='2ul86'></fieldset>

            說鬼之水鬼

            • 时间:
            • 浏览:28

              據說人被水淹死後,要做三年的孤魂野鬼,才能找替身,有瞭替身,才能投胎轉世。

              誰不相信呢?槐樹村的村民都深信不疑,隻有一個人不信,那人就叫鐘二毛。鐘二毛今年50歲,傢住槐樹村養水潭邊,養水潭是跳跳河流過槐樹村因一個巨大的落差形成的一個水潭,方圓百十丈,深不可測,從未幹過,故名叫養水潭。潭邊有一個鐘傢院子,以前人丁興旺,熱鬧非凡,最近幾年都陸陸續續搬走瞭,什麼原因?一是交通不便,二是這幾年養水潭鬧起瞭水鬼,每年都有一個人淹死在水潭中,有大人也有孩子,有人說這是鐘二毛前幾年修房子,破壞瞭風水,引出瞭水鬼,還有人在鐘二毛背後指指點點,好像罪魁禍首就是鐘二毛,弄得鐘二毛很是惱火。

              鐘二毛的兒子鐘大剛,22歲還沒說到媳婦,在農村算是大齡青年,老兩口一著急,一咬牙,拿出畢生積蓄,在養水潭邊雞冠石旁修起來一座兩層洋房。沒想到卻鬧起瞭水鬼,哪個姑娘敢來啊?鐘大剛隻好去東莞打工。鐘二毛很惱火,很委屈,他相信天底下沒有鬼,更沒什麼水鬼!怎麼怎麼證明?他一直在冥思苦想。

              今年的端午節快到瞭,槐樹村有個傳統,就是把煮好的粽子,拋進水塘裡,越遠越好,祈求一年風調雨順。鐘二毛終於想到一個好辦法,就匆忙趕去見向村長,鐘二毛說明來意,向村長皺起瞭眉頭,鐘二毛拍瞭拍胸脯:“村長,我鐘二毛是養水潭發大水,沖來的,姓鐘的人傢撿到,帶大的,大傢都叫我水鴨子,也不是喊起好耍的!”向村長點瞭點頭:“可是你也一把年紀?”鐘二毛揮瞭揮手:“昨天,我還在潭裡摸瞭個5斤重的大團魚!”向村長思考瞭一下,勉強的點點頭,拿起話筒喊道:“各位村民請註意,經村委會研究決定,今年的端午節下午,大傢集中把粽子丟在養水潭裡,我們的水鴨子鐘二毛再把粽子一個個撿回來,聽到的請互相轉告!”

              消息一播出,全村炸瞭鍋,水鴨子的名頭雖然響亮,但也沒有幾個人親眼見識過,傢傢戶戶議論紛紛,等著看好戲。向村長的決定不是盲目的,自己和鐘二毛年紀相仿,小時候見識過水鴨子的水性的,水鴨子的外號也是這幫小夥伴叫的。現在擔心的是他的年齡,自己要做一個萬全的安排,隻有水鴨子把養水潭摸個底朝天,水鬼的謠言才會不攻自破,村子才會平靜下來。

              轉眼間,端午節到瞭,當天下午,養水潭人山人海,比平時開會時多瞭好幾倍的人。人們使出吃奶的勁,往潭裡丟粽子,更有好事者劃著竹排去潭中心丟粽子。鐘二毛像一個運動員出場,站在石坎上揮瞭揮手,“撲通”一聲,跳進瞭水裡,直溜,直溜,向潭中間遊去,不知哪裡刮來一陣風,5月的天氣,還打瞭一個寒顫,水面起瞭一個鬥大的漩渦,漩渦一下子把鐘二毛吞噬瞭。一分鐘,兩分鐘······人們屏住呼吸,不知是誰,輕聲說瞭一句:“水鴨子,是不是淹死瞭?”鐘二毛的老伴楊淑芬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哭起來,人群開始騷動,向村長愣瞭一下,大聲喊道:“快救人!”四個竹排迅速劃瞭出去,幾個小夥子也跳進瞭水裡。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人們眼巴巴的望著,楊淑芬哭喊道:“老不死的,你要是死瞭,我也不活瞭!”人群又開始不安起來,嘆息,哀婉,哭聲交織在一起。忽然,水潭西邊,好像平靜的水面鼓起幾個水泡,緊接著冒出一個腦袋,有人大喊一聲:“看!水鴨子,他沒有死!”大傢不約而同向西面看去,果然是水鴨子,直溜,直溜遊向岸邊,四周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大傢緊緊的圍著鐘二毛,好奇地問道:“水底下有鬼嗎?有龍王嗎?有沒有魚精?·······”鐘二毛臉色有些不好,淡淡的答到:“有石桌子,石壇子,石板凳。”“水有多深啊?有金鴨子嗎?······”有人開始起哄,鐘二毛不再說話,隻是揮瞭揮手中的粽子。向村長分開眾人:“讓我們的水鴨子回去好好休息,有什麼問題,以後有的是時間問!”村民大飽眼福,對鐘二毛的水性贊不絕口,高高興興地散瞭。

              回到傢裡,老伴做瞭一桌子好吃的,鐘二毛臉色鐵青,一筷子都沒動,緩緩的說到:“今天,我扯瞭謊,我剛剛鉆下去,好像有個黑影在拽我的腳,我使勁使勁,都擺脫不瞭,一直把我拽到水底,按住,另一個黑影往我身上蓋沙,蓋瞭半截,兩個黑影才消失,我就趕緊鉆瞭上來。”老伴楊淑芬還沒聽完,就嗚嗚哭起來:“哎呀,我的媽呀,你怕是遇到水鬼瞭!”鐘二毛吼道:“是禍躲不過,老子怕過屁!”“老子都沒死,哭什麼喪!”楊淑芬戰戰兢兢的止住瞭哭聲。

              睡到半夜,鐘二毛突然發高燒,楊淑芬找來劉醫生,效果不明顯,又找來周仙娘,第三天感覺有好轉,楊淑芬早上端來一碗稀飯,鐘二毛唰的一下做坐瞭起來,面色紅潤,楊淑芬以為老伴康復瞭,心裡十分高興,哪曉得鐘二毛爬起來向屋外跑去,楊淑芬丟瞭碗筷,追上鐘二毛,使勁抱著鐘二毛胳膊喊道:“你做啥子?”鐘二毛一把把老伴推到地上,大聲吼道:“莫擋我,養水潭有人喊我,我要回傢!”當楊淑芬追到潭邊時,隻聽到“撲通”一聲水響,再也沒有找到鐘二毛的影子,楊淑芬一邊嚎啕大哭,一邊奔上梁子,大喊救命。

              鄉親們陸陸續續趕到,經過一天的打撈,終於撈上瞭鐘二毛的屍體,這回鐘二毛真的死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