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2u0f4'><strong id='2u0f4'></strong><small id='2u0f4'></small><button id='2u0f4'></button><li id='2u0f4'><noscript id='2u0f4'><big id='2u0f4'></big><dt id='2u0f4'></dt></noscript></li></tr><ol id='2u0f4'><table id='2u0f4'><blockquote id='2u0f4'><tbody id='2u0f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u0f4'></u><kbd id='2u0f4'><kbd id='2u0f4'></kbd></kbd>
    2. <fieldset id='2u0f4'></fieldset><span id='2u0f4'></span>

      <i id='2u0f4'></i>

      1. <ins id='2u0f4'></ins>

        <i id='2u0f4'><div id='2u0f4'><ins id='2u0f4'></ins></div></i>

          <acronym id='2u0f4'><em id='2u0f4'></em><td id='2u0f4'><div id='2u0f4'></div></td></acronym><address id='2u0f4'><big id='2u0f4'><big id='2u0f4'></big><legend id='2u0f4'></legend></big></address>

          <code id='2u0f4'><strong id='2u0f4'></strong></code>
          <dl id='2u0f4'></dl>

          經典a片靈異錄之鬼月遇亡魂

          • 时间:
          • 浏览:31

          上一篇:《靈異錄之綠藤棺材(下)

          陰時門開,亡魂四面來。清風耳邊過,莫言身閃開。奇哉奇哉,活人不要猜…

          世人皆知東京奧運延期一年新聞,農歷七月十五是傳統的中元節。為瞭祭拜逝去的親人,天黑之後一些人煙稀少的十字路口總會有焚燒的紙錢灰滿天飛。同時伴隨著抽抽噎噎的哭聲叨念聲和祝福聲…

          接瞭新方案本來準備休息幾天之後再做,沒曾想趕上爺爺作為陰陽師一年當中最重要的鬼月。每逢農歷七月便會進行一次修真,在此期間食素凈身,道術也相對於平日削弱不少。簡單的說,這個時候的爺爺和普通人差不多也就不會參與任何驅靈送魂的事瞭。

          每年臨近鬼月爺爺都會囑咐錦衣之下我很多,印象最深的就是不讓我晚上隨便出門。問他為什麼就隻說我八字輕容易招惹上一些臟東西,又問什麼是八字輕就說出生在鬼月前後的人八字犯陰,要是正好出生在鬼月的人能見到鬼就一點不稀奇瞭。

          以前小的時候還可以聽進去,大瞭以後因為在我身上根本沒發生過什麼異常事就不在放心上瞭。

          這次爺爺依舊囑咐瞭我很多禁忌,還留給我一隻木盒子。外觀看上去很普通,檀木的盒身連朵簡單的雕花都沒有,我沒有打開它所以也不知道裡面放的是什麼。

          為瞭不打擾爺爺他老人傢修真,我選擇回公司加班。

          晚上快八點的時候終於做完瞭新項目的方案,我在一股強烈饑餓感的催促下胡亂收拾瞭下辦公桌就起身奔向電梯。

          正當我腦中對一會的晚餐浮想聯翩時,經過boss的辦公室門口,裡面散出的微弱熒光讓我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接觸瞭靈異行當,我發現自己忽然就比尋常人多瞭某種不易發現的直覺力,而且是隻針對超自然方面的直覺力。

          boss是個典型的北方漢子,人很熱情爽朗所以平常公司裡的同事都叫他海哥。不過他卻有個怪癖就是不喜歡別人打探他的私生活,還將自己辦公室的磨砂玻璃窗加厚,裡面又用一層密不可見的百葉窗簾圍起來。然而,今天海哥的辦公室與平常似乎有些不同,所有百葉窗簾都是收起的狀態,這讓我有種想要往裡看一眼的沖動。

          透過磨砂窗雕花,隱隱約約可以看到房間裡大部分的空間,原來微弱的熒光是電腦屏幕發出來的。一個黑乎乎看不清在幹什麼的男人正坐在那兒,低垂著腦袋卻始終保持一個動作。

          如果那人是海哥他為什麼不打開燈?為什麼坐在電腦前一動不動?為什麼這個時間還呆在辦公室?可如果不是海哥的話,這個人又是誰呢?不好!

          想到有可能會是小偷或者盜賊,我深吸一口氣啪的推開瞭辦公室的門,出乎意料的事情接踵而來。

          門被我打開的一剎那本來亮著的電腦突然滅瞭,然後感覺有什麼東西飛快的從我身邊略過。可以證明的就是在那東西與我擦肩而過的同時胳膊上有種冰涼刺骨的感覺,死寂的黑暗中我卻什麼都看不到。

          誰?

          為瞭讓自己不那麼緊張,我低吼瞭一聲。然而,等瞭幾秒鐘仍舊一片死寂。我的心臟在劇烈的跳著,似乎周圍越是安靜就越覺得慎人。兩條腿也跟綁瞭千斤重的沙袋一般動彈不得,剛才的饑餓感也瞬間蕩然無存。

          就這麼站在原地不知道站瞭多久,突然一聲清脆的像是某種玻璃制品摔碎的聲響,讓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本能的求生欲望促使我隻有一個念頭就是跑。

          沖出海哥辦公室我連頭都不敢回,直奔樓梯一口氣從七樓跑到一樓。穿出大廳直到完全看不見身後那棟商業大廈,看不見萬源廣場才喘著粗氣停住瞭步子。

          位於市中心最繁華的江北大道a區依舊燈火通明,路邊不時還會看到出雙入對的男男女女嬉笑打鬧。但此刻我的心情卻極為復雜,不僅僅隻有驚恐還又多瞭幾分疑惑,到底剛才發生的一幕是不是真的。

          第二天,我很早就去瞭公司。剛跨進大廈轉門就被保安隊長王明叫住瞭,用一種18歲末年禁止觀看試看20分鐘看et的眼神盯著我說:

          哎!你昨天跑那麼急幹嘛去啊?我從保安室一出來就看見你跟撞鬼瞭似的往外跑,都沒來得及叫你人就沒影啦!

          呃…昨天晚上是你值班?那你有沒有看見什麼可疑的人進出過這棟大廈啊?

          王明聽我這麼一問眼瞪的老大,完全一副你丫是不是發燒腦子出問題瑞幸回應財務造假瞭的表情,轉而又咧嘴一笑。說:

          切!幹嘛呀?什麼時候開始關心起大廈安全問題瞭?我在這奧迪a(l)棟大廈上班比你時間可長,就這麼說吧連隻老鼠都逃不出我的眼睛。昨天我隻看見你從樓梯那邊跑出來…

          王明說完隨意的把手搭在我肩上,似乎等著我解釋昨晚發生的事情。我知道對於他這種大嘴巴,如果真的說我可能撞鬼而且是在海哥的辦公室,那豈不是要腦的人心惶惶瞭麼。

          是是,王大隊長英勇神威。我昨天就是肚子特別餓才迫不及待的沖出大廈的…不和你閑扯瞭待會遲到會扣錢的,走瞭啊…

          拿開王明搭在我肩上的手,沖他擠出個很是勉強的笑容轉身大步走向電梯。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來的太早,平時早就排成長龍等電梯的人今天一個都沒有。這時,電梯已經降到一層,就在門緩緩打開的一瞬間一張慘白蒼老的臉著實嚇瞭我一跳。怪瞭,這種純商業大廈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歲數的老伯出現呢,頓時有股涼意直竄進後背。偌大的電梯裡隻有眼前這個瘦骨嶙峋身著黑色短褂黑色長褲的老伯,站在緊貼電梯按鈕那側,此時正面無表情的直勾勾的盯著我。

          遲疑瞭一下我還是走進電梯,想著按七樓手卻始終貼在身體兩側沒動。那看上去有種說不出哪裡古怪的老伯背沖著我,身體正好擋住瞭電梯按鈕。

          老…老伯?可以讓開…一點麼.?我按下樓層…

          老伯似乎沒有聽到我的話,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我提高聲音又說瞭一遍,仍舊無動於衷。當我想要第三遍提醒這位老伯的時候,電梯竟然停住瞭,不偏不正就停在七層。

          叮…

          門緩緩開啟,一顆心臟瞬間提到瞭嗓子眼隻想馬上立刻走出電梯。

          然而就在我雙腿都要邁出電梯門的時候,身後傳出瞭一個低沉略帶沙啞的聲音:

          小夥子,我在這裡呆瞭幾十年你是第一個看得到我的人。看來你不是個一般人啊,呵呵…

          是那個老伯麼?聞聲我猛地回過頭,電梯門正在關閉,也就是傳奇還差一道細縫就要完全合攏的時候,裡面卻已是空空如也。什麼老伯根本連個鬼影子都沒有,想著這些我幾乎小跑著回瞭公司。

          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經過前臺,怎麼穿過的辦公區。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一到座位前就如一灘軟泥坐到瞭上面。

          小夥子,我在這裡呆瞭幾十年你是第一個看得到我的人。看來你不是個一般人啊,呵呵…

          老伯的話仍舊在大腦裡飄著,莫名其妙出現又莫名其妙消失,難道我真的是親眼看見不幹凈的東西瞭…可是爺爺曾經說過所謂的鬼是不會實體存在的,它們都是由死去人的不同意念存在來影響人的大腦,從而看到不同形態的幻像。如果是這樣,我今天看到的這個與我素未蒙面的老伯又如何解釋?還有昨天晚上…

          親愛的,你這外套好漂亮下次一定幫我帶一件哦,哎呦…真的是好看死瞭…

          正當我跟丟瞭魂似的發呆的時候,不知道是誰和誰的對話頓時如一盆冷水澆下來,讓我空白的大腦突然想到瞭什麼。

          對啊,那老伯最古怪的地方不就是他的穿著打扮麼,全身黑色短褂黑色長褲,分明就是死人才會穿的壽衣啊!

          蘇小飛…來我辦公室一趟。

          boss的喊聲打斷瞭我所有思緒,於是站起身猶如行屍一般邁著沉重的步子來到他辦公室門前。

          手懸在半空卻怎麼也敲不下那扇玻璃門,我抬起頭視線正落到磨砂玻璃窗上,心頭為之一顫。窗簾依舊被放下來,依舊嚴嚴實實的擋住辦公室之外的一切。

          不進來,站在門口幹什麼?

          隻見面前的門刷拉一聲猛地被拉開,海哥一臉不解加佈滿的看著我,說完一把把我拽進門裡。

          你看看,這是不是加班加傻瞭啊?開會的時候已經把預算表交到你手裡,怎麼做出這麼個鳥方案?

          海哥不等我說話便是一通劈頭蓋臉的吼叫,說實話我真是一頭霧水,什麼方案我再怎麼缺心眼也不可鞥把沒有做完的方案給他吧!

          絲襪國產哎哎,說話啊,等著你的合理解釋呢…

          海哥…你昨天晚上來過公司麼?

          本來已經很不爽的海哥被我這麼一問徹底激怒瞭,他將手裡還未吸完的半截香煙塞進煙灰缸裡用力的碾。

          蘇小飛啊蘇小飛,你可別以為幫公司解決瞭一些小案子就這麼不把我當回事,我們工作上還是上級下屬的關系…

          我知道,我隻是想問你昨天晚上來過麼?還有…還有我想請假…

          不知道是怎麼走出海哥辦公室的,大概他還在我身後吼叫著什麼。不知道不知道,我現在腦子裡唯一隻想知道自己到底是遇到怎樣詭異的東西瞭…

          我像遊魂一般走在車輛穿梭的馬路上,歐美色大片機械的走瞭仿佛一個世紀那麼長。一進傢門就直接歪倒在沙發上,我實在是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撞鬼?

          撞鬼!

          我像彈簧一樣從沙發上彈起來,立刻沖進臥室滿屋子翻騰起來。對啊,爺爺給我的盒子呢?在哪兒,它在哪兒…

          當我看著如同剛被打瞭劫似的房間,東西凌亂的散落到地上床上桌子上,而我想要找尋的盒子卻根本不在它們之中的時候我開始有些後悔為何沒聽爺爺的囑咐…

          爺爺…爺爺?

          我猛然想起來還有一個地方,拔腿轉向爺爺的書房,一定在那兒。

          果然,推開書房的門赫然看到書桌上的一隻紫黑色的檀木盒子,和我那天看到的一樣仍舊完好的被放置在一摞厚厚的書籍上。

          我如獲至寶的拿過盒子,迫不及待的搬開盒蓋上的金屬扣,裡面卻隻放有一隻系著紅繩的銅鈴和一張薄薄的疊成方形的信紙。